刺绣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刺绣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4-(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04:24 阅读: 来源:刺绣机厂家

天山上一片白茫,皑皑白雪封了各条山道,扯絮般的飞雪仍在空中作舞。这里极冷极寒,却是疗伤和提升修为的最佳之所。

雪池坐落在天山之顶,四周高,中间低,形成一面天然的冰水湖。

虽是冰水湖,但里面终年不结冰,湖水漾漾,荡起细微的波纹。湖面上弥漫着一层水雾,氤氤氲氲的,如同瑶池仙境。

池水清澈可见底,如同一块天然的蓝宝石。

“阿雪我把你放入这池中,大约是可以稳住殇情花之毒的!”

北冥若离将阿雪放入池中,突然而来的冰寒,让阿雪瑟瑟发抖。

迷糊中的阿雪惊呼起:“冷!”

继而越发近的将身躯贴了上来。

北冥若离呼吸急促,事情到了这步,他已无法再退。

他闭闭眼,随手在池中掐了道暗诀,这池中很快出现一座宽大的水床。

他抱着阿雪朝水床走去,将阿雪放入水床中,轻吻着阿雪的眉眼,唤着阿雪的名字:“阿雪,今日之事你我都为不得已,但我对你确是真心!”

“若离,留下!”阿雪双颊绯红,带着股恳求地揪住北冥若离的衣袍道。

北冥若离望着她揪住自己衣袍的小手,唇角呛着丝欣慰,“还好,没有认错人!”

说时,抬手将阿雪发上的碧玉簪拔下,一头乌黑如藻般的长发倾泻而下。

“阿雪!”北冥若离声音暗哑 ,一双深蓝色的瞳仁逸出水晶般的光华潋滟。

衣衫一件件褪去,淡红色肌肤泛着温润的光泽。北冥若离小心翼翼地一寸寸吻着,生怕弄疼了她。

两人气息缠绕,谱写出一道又一道的旖旎春光。

阿雪醒来时,身子酸乏的紧,望着身边仍处于沉睡中的北冥若离心里不知什么滋味。

她竟与自己的徒弟行了苟且之事,这若传出去,她哪里还有颜面活在这世上。

她拾起地上的衣裳套上,衣裳刚穿好,却见几道强烈的白光相继飞来。

那几道白光仙气凛然,不用猜,也知她大师兄伙同其他几位仙道同门,前来寻她兴师问罪的。

阿雪望了望沉睡中的北冥若离,见他仍紧闭着双眼,一脸的疲态,红唇抿抿。

殇情花之毒强烈,想来他劳累了一宿,此时需要足够的睡眠来休养。

阿雪不想让他们瞧见北冥若离,纤指一点,用缚魔索将北冥若离捆住,“此事与你无关!我知道怎么处理!”

说时身影一晃,出现在冰湖面上。

她大师兄见她衣袂翩翩,水眸灵灵,面若桃花,娇艳的如同枝上初绽的花朵,面上仍带着欢爱过的潮红。

她大师兄心里妒忌的要死。恨不得将北冥若离这个夺了阿雪清白的魔头大卸八块。

“小师妹你身上的毒可是解了?”

她大师兄故作镇定地道。

阿雪冷冷地撇了眼这个假仁假义的伪君子,“我的事,不劳大师兄费心!”第一次,她不屑与她大师兄说话。

此事若非她大师兄,她何苦被逼得这般难堪。眼下,他倒是能轻松地来兴师问罪,这其中原委又有谁可知。

她大师兄不甘心,素指掩在袖中攥得紧紧,“帮你解开殇情花之毒的人可是北冥若离那魔头?”

她大师兄有意将“北冥若离“四字加重,其他几位仙道同门听闻北冥若离四字,纷纷面色大变,扬起各自手中的法器道:“魔头在哪?”

阿雪知她大师兄的意图,“此事与他人无关!”

她大师兄本着要将事情闹大,借着同门之手一心要除去北冥若离。

只听他开口道:“小师妹,他虽是你的徒儿,但他毕竟是魔,你与她做出这种有悖伦常之事,本座也护不了你!”

阿雪冷笑,一道青光一闪,已将自己的法器长离转至掌中:“我会随大师兄回去领罚,但此事确与他人无关,若各位非要硬闯,就先杀了我吧!”

“小师妹何必这般执迷不悟!”她大师兄装出一副大仁大义样。

阿雪眸中满是嘲讽,从未觉自己的大师兄这般恶心过。

“我之所以有今日,掌门师兄当比谁都清楚!”

几位仙道同门闻之,你望我,我望你。

他们此回来,只想联合众人之力,将北冥若离除之后快,他们才不想管神门宗的家务事。

“童掌门,与阿雪仙子的个人恩怨,本座以为现在不是讨论时候,趁着那魔头元气大伤,我们几个联手,速将魔头就地处决,以绝后患。”其中一位仙道同门道。

阿雪的大师兄颔首点头:“本座恰有此意!”

说时素指一点,将阿雪定在原地:“小师妹,得罪了!”

又冲仙道同门道:“本座已将阿雪困住,那魔头就交由各位了!”

阿雪望着自己的大师兄,眸里溢满了愤怒。

只听她道:“阿雪从小与大师兄一起长大,敬畏大师兄的为人,可经昨日一事,大师兄在阿雪心目中的位置,俨然生变!从此往后,阿雪与大师兄师兄妹情份已断!”

说时,周身白光一现,瞬间消失。

她大师兄望着空虚的身影,一怔。,没想到阿雪的修为又上了个台阶,以他的修为已奈何不了她。

他追着阿雪而去。

北冥若离醒来时已不见阿雪,却见自己被阿雪的缚魔索绑着,着实一惊。

他虽是魔,但修习了二十年的仙法也不是平然白学的,这缚魔索他轻易就挣脱,刚想去寻阿雪,却被几个牛头老道围困。

他眸光一扫,在这个几个牛头老道身上掠过,见这几个老道,不过是地仙级别,他压根没将他们放在眼里。

他只是担心,这几个牛头老道,会捏着阿雪失贞一事不放,要将阿雪领回神门宗受罚。

“魔头,还不速速投降,贫道饶你不死!”只听其中一个老道,抡了抡臂肘上的拂尘道。

“投降?本尊自打出生,不知这二字怎么写!要不,老道,你来教教我!”

北冥若离慵懒地横在水床上,衣裳渐敞,露出一截光洁如玉的颈间。

那老道是正经之人,哪里容得他这般妖俗狂妄之气,手中拂尘抡去,将水床瞬间击碎。

---- 作者寄语:晚上老时间还有一章哈

弥勒市工字钢销售

数控钢筋折弯弯箍机钢筋弯箍机多少钱

娄底市代写标书的公司

多图晋城弱电入地PE电力管厂家

宜春吊顶铝单板冲孔报价

井圈模具河北现浇井圈模具电力井体模具零售批发

东莞洪梅电源线回收

针灸疗法培训成都正宗无痛针灸培训

东莞高埗排山管上门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