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绣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刺绣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们没有计划过会相遇伤感爱情-【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6:14:33 阅读: 来源:刺绣机厂家

光眠,我想你就像是光芒,曾将我黯淡的生命照耀。其实这五年里我们有一次的擦身而过,在水族馆的玻璃前。你跟旁边的女孩说,这里曾有一条真正的美人鱼,她美丽善良,可惜最后化成了泡沫。

柏颜:生于80末的处女座。 不逛街购物可以活十五天。 不吃米饭可以活七天。 不给哈尼打电话可以活三天。 不写字一天都活不下去。

1.云破日出,你是那道光束

我记得那天的天色有点灰,起了风,刚好把我的围巾刮到了马路中央。

准确地说,是个刚通公交车的街道,两边是老旧的楼房,最下面一层的小超市、理发店和干洗店门口两侧的墙上都无一例外地被刷上了一个大红的“拆”字。常年被油烟熏过的铁窗沾满黑色黏稠的油污,除了有三两住客的阳台放置着苦苦挣扎的植物稍显活气,整条街都有种苟延残喘的萧条之气。

为什么记得这样清楚。

其实之前我倒不留意这些微小的细节,只不过当自以为生命快要消失的那一刻,忽然就看清了眼前的一切,包括电线上停着两只麻雀随着一声凄厉的刹车声,极度受惊地展翅高飞的场景。

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

陌生的环境让我本能地有些恐惧,尤其是当我眯着眼顺着起伏不定的棉被看见一个人。那是一头跟文杰截然不同的头发,干净,根根分明,精神抖擞的样子。黑色的外套上一丝头皮屑都没有,也没有浓得让人作呕的酒气。

由此,我确定这个趴在窗边熟睡的男人,绝不会是文杰。

这时我们四目相对。

后来我曾回味过那个眼神很多次,它很亮,好像闪烁着整个映衬着发红的夕阳而发出粼粼波光的湖。

脑海里只浮现出四个字,前世今生。

若不是如此,你怎么会遇上我错愕的眼神时,脸微微一红,然后咧开嘴就笑,美人鱼,你终于醒了。

我顿时呆若木鸡,直到你掏出一枚名片,上面写着东湖海族馆外联部的名头,以及你的名字,纪光眠。

放心吧,烧已经退了。医生说你有些贫血,要注意身体。你说完见我没有反应于是起身伸伸筋骨,说出去抽根烟提提神。

其实在刚才的两三分钟里,我已经模糊地想起昨天发生的一切。明白其实跟你的车无关,相反,如果不是你及时刹住了车,当时因为发烧而在买药的路上的我,此刻也许在跟上帝下棋。

我摸了摸口袋,手机还在。习惯性地按下一串数字,可是转念又删掉了。

整整一夜,没有一个未接,也没有一条信息。突然委屈得鼻子一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你却在这个时候回来了,手里拎着一碗混合着小虾仁味和葱花香的馄饨。

味觉挑起食欲,此时饥肠辘辘的我已经顾不得伤感和委屈,矜持和客气,说了声谢谢,就喜滋滋地接过来,抿了一口汤。

熟识以后你有次无意间提起,说我当时喝汤的时候,像个得到了期盼已久的棉花糖的孩子,一脸的天真和满足。你还说,就是那个表情把你秒杀。

而我没有告诉你,当时黎明已经降临,云破日出,你是我看见的第一道光束。

2.时光是一把锋利的刀

我常会幻想自己是一条鱼,并且永远不会因为爱上陆地上的王子而做出离开海洋的傻事。这样我就能一直潜在海底,享受自由和舒适。偶尔探出头看看陆地上为生活而奔波的人类,感慨,或者怜悯。

也就永远不用在黑夜降临时,总是要回到那个位于偏僻街道边的一处阁楼。

上楼梯时总要发出咯吱咯吱刺耳的响声,房间不算小,但潮湿而阴暗。尽管如此,我不愿开窗,也不愿点太多灯。因为我不需要再借助更多的光明才窥视现在生活里的千疮百孔。

回家的时候,文杰蹲在角落里打单机游戏,手机不停地振动,他都不理不睬。我默默地推开门,在公用的厨房里找到被邻居们放乱的,属于自己的那口锅。

文杰的话越来越少,我没有开口问他工作找得如何,因为我很怕看见他抱歉而又惭愧的眼神。不过两年而已,我不明白时光是怎样变成了一把锋利的刀,将文杰和我雕刻得如此黯淡和冷漠。

是的,在遇见你之前,我的生活状况并不乐观。

文杰是我的男朋友,我们两年前来到这座拥有独一无二美丽夜色的城市。换了无数的工作,租了小小的房子,各自拥有一间房,恪守着最初的诺言。起初生活充满了希望,就连一起喝着同一罐饮料,偎在阳台一起数星星都觉得幸福。

可是后来,是哪里变了我也不懂。路边摊好像越来越不对他的胃口,也许碰的壁太多,每天开口第一句话都是抱怨。

那一天他拉拉我的手,眼神里有久违的温柔。

他让我闭上眼,我乖乖顺从,然后他在我手指上圈住了一个戒指。

我分不清楚材质,但仍觉惊喜。我们难得地没有沉默和争吵,看了场电影,吃了一顿有点奢侈的饭。回来的时候他吻了我,月光下嘿嘿地笑,他说乔薇,我们会慢慢好起来的。等再过三年,二十四岁了就可以结婚。

虽然生活不如意,但我还是充满期待,并且有着另类的小计划。

比如二十四岁结婚,二十二岁存一笔小钱,我跟文杰有一次短暂的旅行。

可是计划里,没有二十一岁的时候遇见你。

你打乱了我的计划。

3.为什么不遇见你早一点

就算住着肮脏的阁楼,穿着廉价的衣服,拿着对这座城市来说十分低廉的薪水。我还保持一颗爱美的少女的心。

趁着年轻找到的都是喜欢的工作,比如麦当劳的客服小姐,私人服装店的代购员,还有化妆品专柜的咨询师。

因为守着年轻这唯一单薄而有利的资本,我一直觉得感恩。尤其是应聘到水族馆的特殊工作那天,我觉得接待员脸上友好的笑容美好得不像是真的。

假如不是被招聘单上那条巨大的美人鱼素描夺去眼球,我都几乎忘了,除了年轻我还有一技之长,那就是潜水和游泳。

因为幼年时离家不远的地方就是海,就算是很小的一处蔚蓝海岸,都成就了我的游泳天赋。

说真的,那真是一份神奇的工作。

每天穿着特制的“鱼鳞装”和闪闪发光的“鱼尾”。化妆师在我的长发上别着各种贝壳一样晃眼的海星亮片,卷卷的,闲适而随意地搭在肩头。巨幅的玻璃后面,我眯着眼坐在巨大的“礁石”上面,脚下蔚蓝的海里,各色缤纷的鱼儿来回游过,偶尔蹭过我的小腿,酥麻的感觉让我情不自禁地笑出声。

你说我很美。

所以你第一眼就记住了我,所以你在我醒来的那一刻喊我,美人鱼。

熟识之后,你经常借着工作的理由来看我。隔着透明的玻璃,你的目光折射进来,清澈得好像浅海的水。

每次你来那些美丽的同事们都会不由自主地理理刘海,或者是整整衣衫。

如果换了别人,冠上馆长独生子的身份,员工有这样的反应再平常不过。可是你脸上没有富二代特有的高傲,也没有年少轻狂的浮夸,二十二岁的年纪,清爽得就像一株翠绿的植物。

你执意让我把你当成普通朋友,你带我兜风请我吃饭。可是事不过三。第三次的时候,我很严肃地告诉你,我有男朋友。他叫陈文杰,是个画家。

在外人面前,我总是这样介绍他。虽然他不画画已经很久了。

每次我这么说别人都是不信的,他们的脸上总是流露出不屑,或者是讥讽。但你只是愣了愣,半晌笑道,早猜到的,你这么单纯的女孩子肯定有个很好的男孩来疼。

不知道为什么,你信任而略带受伤的目光让我觉得莫名地慌乱。我一遍遍地摩挲着手上的戒指,结果,它忽然滑出我的控制,来不及抓住,就掉进了巨大的水池里。

彼时我刚换好衣服,光着脚站在滑腻腻的水池边,刚想追上去就扭到了脚,剧烈的疼痛瞬间袭击我。而我没想到,你会拖掉鞋子跳下去。

很久很久以后,在梦里,在某个走神的恍惚里,脑海里都会突然冒出你甩着满头的水珠从池里钻出来的样子。橙色的小鱼从你袖子里滑出来,你高举起戒指,嬉笑着朝我挥手。

那一刻,我觉得所有的疼痛,一切生活里的阴霾都消失了。

然后你替我戴上了戒指,当时你脸上虔诚的表情看得我都哭了。

你却摸摸我的头,摊开手,强忍难过导致表情有点扭曲地说,怎么没有遇见你,早一点?

4.美人鱼的脚其实不如玉

相对于穿白衬衣黑西装的你,我更喜欢你穿松松的牛仔裤,干净的白色T恤,戴宝蓝色的棒球帽,把车停在我面前说美人鱼,快要下雨了,如果不上车,就会被打回原形的。

我一直觉得你是那种比好朋友多一点点,比男朋友少一些的朋友。可是后来我才明白,那只是我明明背叛了文杰,却给自己找的自欺欺人借口。

有一次回到家,刚推开门,就看见满地肮脏的奶油,以及摔得四分五裂的蛋糕。桌上的蜡烛烧到流泪,包装精美的玫瑰只剩残枝,花瓣落了一地。

他的手机放在桌上,上面拍了一张模糊的照片。但仍看得清,之前这间房被他布置得多温馨——精美的玫瑰,写着我爱你的蛋糕,还有美得很迷幻的烛光。

他是谁?

这种质问的语气从未那样冷过,我有点害怕,只能一味死不开口。

最后他把我按在床上,疯了一样吻我,粗鲁地剥掉我的衣服,直到我用力咬破了那片霸道的唇。他终于停下来,双眼通红地看着我,然后起身摔门而去。

这不是文杰第一次半夜把我一个人扔在房间,可是那个晚上我却觉得很难过。就像我真的做了对不起文杰的事一样地难过。

你出现不仅打乱了我计划,还让我忘了文杰的生日。

更糟的是,他看见了你送我回家的车。

奇怪的是,明明我跟你的关系从未越雷池一步,但我却不能坦然地对文杰吼,我和你之间真的没什么。

光眠,你知道吗,那一瞬间特别无助——我的生活被搅乱了,而我却有一点幸灾乐祸。

因为扭伤的脚一直没有全好,你非要带我去看跌打医生。

我拗不过你,终于褪下鞋袜,将许多年前的伤口暴露在你眼皮底下。你怔了一下,确定跟扭伤无关,才问我,当时一定很疼吧。

是旧伤。很久很久了。久得我应该早忘了。

你最后没有再问,我也没有多说。可是那道旧伤却第一次粗目惊心地提醒了我,光眠,我和你,只不过就是萍水相逢。

5.不敢再多看你哪怕一眼

我开始刻意与你疏离,按掉你打来的电话,推掉你善意的邀约,就连隔着玻璃传来的眼神,我也假装看不见。

离开家的这些年我明白,外面的世界有时候很无奈。我想是时候毁掉我曾幻想过的那个梦了。因为你看见的我,只是光鲜亮丽的披着美人鱼这个童话纯洁外衣的女孩子,而不是在市场跟人砍价,在柜台笑得谦卑低微的乔薇。

你爱上的,只是现实世界里短暂的童话。你放不下的,只是你心里的幻影。

我就是这样,一遍遍地提醒自己,远离你,远离你!

我开始精神恍惚,直到文杰失踪的第二天,我在一个游戏厅找到他,他双眼通红地说,乔薇,我们结婚吧。

我们结婚吧。我们结婚吧。

每一个字都好像利刃插进心里,因为明白只有在对一件事情特别没把握的时候,我们才会时常挂在嘴边说。

比如他,比如我。

我辞掉了美人鱼的工作,就连辞职信都是用平邮寄过去的。

因为我怕再看你一眼,就会沦陷得彻底。

而我永远开不了口让文杰知道,我变心了,这是个不容置疑的事实。

庆幸从未告诉过你具体的住址,所以你只能在楼下一圈圈地徘徊。一天,两天,十天,二十天。学者研究说,习惯养成需要二十一天,而你用了两个月,才终于放弃。

彻底断掉联络之后,我的生活渐渐恢复了平静。可是我却没有想过,这仅仅是改变的开始,而不是云淡风轻的结束。

6.有些话说不出,就烂在肚里吧

文杰出事的那天,没有任何征兆。

我刚刚面试完新的工作,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的时候接到了警察打来的电话。说是让我去一趟。

而我从未想过,会在那种情况下给你打电话。几乎是开口就哭了,恨不得给你跪下。

我需要钱,我需要一笔钱。我还加了三个字,求求你。

你一定不知道吧,说完以后我狠狠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我觉得自己特别贱,当初狠狠地说不再联系,现在又对你摇尾乞怜。

也许是因为,我始终是一个慢热的人,喜欢和爱,不代表交付全部。我像受过惊的动物,拼死保留着残存的安全感。

警察局的外面,你将一叠钱交到我手中。

办完手续,文杰的酒还没醒,满脸酡红地走过来,你们匆匆对望了一眼,然后,我梦见过无数次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他像疯了一样冲上去拽住你的衣领,狰狞地笑着说,我知道,你叫纪光眠,家里开水族馆的,很有钱是不是?有钱很了不起吗!

我想拉开他,却发现根本没用,反而被他一下子甩在地上。

你终于气愤地反击,一拳打在他的鼻子上。我大声喊陈文杰你疯够了没有!可是他仍旧堆着满脸无赖的笑,然后就说了一句让我很想很想死的话。

他说,你喜欢乔薇,行啊,那你给我钱,我立刻就卖给你!

陈文杰,你知道你伤害了谁吗。

跟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哥们,男朋友,以后的老公。他说要卖了我,只要肯给他钱。那句话抽空了我所有的力气,我连哭都不会了,只觉得错愕,难堪,耻辱,难过,懊悔,以及说不清地心碎。

你忍无可忍要替我教训他,很快扭打在一起。直到我掏出随身的小刀。瞄准手腕划开小小的口子,殷红的鲜血缓缓溢出来。

我说你们打下去,我就死。

在这样的威胁下你们终于松开手,然后一起在我快要倒下的那一刻冲到我身边。

光眠,我想我要跟你说一声对不起。因为当时我明明很想很想要握住你的手,却还是选择了文杰。

就算疼痛麻木了知觉,在文杰抱着我渐行渐远的距离里,我还是很清晰地看见你眼中深深的,深深的失望。

7.这是一句无疾而终的告白

最后一次见你,是在一个星期之后,街心公园。

寒冬,你穿着厚厚的白色羽绒服,把头上宝蓝色的棒球帽送给了我。你说,嘿,美人鱼,祝你跟青蛙王子幸福快乐。

一句玩笑,一个笑容,让我已经问不出,你恨我吗,这样多余的问题。

你大度,善良,阳光,聪明。所以你来见我之前就明白我的决定以及这将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那天我们边散步边说着城市的天气和草木枯荣的变化,不知不觉地就下起了雪。我走着走着你忽然拉住我的手,停下来,你看着我的眼睛。

时光仿佛忽地回到初次见面的那一天,病房你满眼温柔地看着我,一眼就沦陷。

你的手滑过我的脸颊,我才发现我哭了。

结果你越擦我的眼泪越多,最后你叹了口气,说我们是错的时间遇见了对的人。你的表情悲伤莫名,第一次见到你,我以为你是附近大学刚拿到执照出来横行霸道的少年。可是最后要说告别的时候,我才发现你变得成熟稳重,像个男人那样忍着眼泪跟我说,祝你幸福。

以前,我一直以为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只是电影里煽情的台词。后来,我才明白,那其实是一句无疾而终的告白。

可是我要怎么告诉你,其实我也爱你。

8.事不过三,这一生我不能欠他太多

我从小是孤儿,跟着爷爷奶奶长大。性格很要强,凡事都不肯输给任何人。

但是这一生我唯一亏欠的只有一个人,就是文杰。

而且,我还欠了他两次。

第一次是九岁那年,我们几个院子里的孩子玩躲猫猫。我藏在最远的一间烟花爆竹场的仓库后头,陈文杰很快就找到了所有人,除了我。

后来我靠着墙都快要睡着了,却听见陈文杰远远地喊了我的名字。那么巧,下一秒,烟花厂就爆炸了。巨大的轰隆声,吓得我不知所措。

我也不明白小小的年纪的陈文杰怎么会想都不想就扑了上来。

结果,他炸伤了手,伤了神经,从此不能再握笔画画。而我则伤了脚,从此只肯在没人的时候下水游泳。

十七岁那年,陈文杰说他是我的脚,而我是他的手,我们只有不分开,才是完整。

我觉得那是最浪漫的表白。

第二次,是在你们打架我弄伤自己,从医院包扎出来的那一晚。

我们在回家的路上遇见上了陈文杰在生意上招惹的仇家,那时我才知道,他因为找不到称心如意的工作,选择去卖假烟假酒。因为利润的问题,有个买家顾了打手埋伏在巷子里。那些人下了狠手,而不管我怎么喊,怎么推,陈文杰还是用整个身体护着我。

那一晚,我觉得自己流完了一生的眼泪。

就算再掉眼泪,我都麻木得没有任何感觉。就像再见你时,连自己哭了都不知道。

分手的时候你说让我先走,于是我转身就走,头也不回。直到雪越下越大,我站在天桥上看见你一直注视着我离开的方向,很久很久。

久到我在心里说了一千次再见。

9.光和尘埃,都是我握不紧的残骸

这一年我二十六岁,仍然单身。

二十一岁时的计划已经成了笑话。陈文杰因售卖假烟酒被抓,被判刑入狱。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让我来找你,不要等他。

然后他不肯再见我,这个城市终于只剩下我一个人。

生活仍然有诸多的不如意,可是不管发生怎么不开心的事,只要一个人去水族馆走一走,就会觉得心像水里的鱼一样安静下来。

听旧同事说你早就离开,自己开了一间小小的店。

光眠,我想你就像是光芒,曾将我暗淡的生命照耀。虽然短暂,但足够明亮。而文杰他是尘埃,跟我一样。我们很努力地想要在一起过,但是最终我们一起陨落。

其实这五年里我们有一次的擦身而过,在水族馆的玻璃前。你跟旁边的女孩说,这里曾有一条真正的美人鱼,她美丽善良,可惜最后化成了泡沫。

当时我就在你的右边,可惜隔着拥挤的人群,你没有看见我泪流满面的脸。你只是牵着那女孩的手缓缓被人潮越冲越远。

我想我永远都不会离开这座城,下次再遇见,我也不会喊你,因为如你所说,当初的美人鱼已经化成泡沫。

防火涂料批发

护栏墙模具

3D打印机耗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