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绣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刺绣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买卖卵子精子已然形成成熟的地下市场0《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14 16:50:50 阅读: 来源:刺绣机厂家

【 2016年4月29日】健康资讯频道为您提供全面健康资讯,用药知识等健康相关资讯,致力于为广大用户提供最优质最全面的健康资讯,为用户的健康保驾护航!

近年来,代孕、非法买卖卵子与精子的新闻频频见诸报端,这其中既有操作成功的,也不乏打着“重金相酬”的旗号实施诈骗的,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市场?值得注意的是,据调查,交易双方为了保险起见,签署合同时有些还聘请专业律师进行指导,而律师的介入更使得这些灰色交易行走法律边缘更为游刃有余。在上海、深圳等地均设有事务所的某陈姓律师就熟稔此道,他曾牵线并指导了多宗代孕交易,在接受采访时,这名律师详解了这个地下黑市繁荣的背后,他认为“生育能力下降只是其中一个因素”。

代孕“国际化”

陈律师在其律所内对《新民周刊》直言不讳:“国际代孕市场已经相当成熟,可以提供一条龙服务,我的一个朋友找到代孕中介,中介拿给他一个相册,上面是各国提供代孕服务的女孩子的资料,除了照片外,还罗列着这些女孩子的详细资料,比如国籍、血统、学历、年纪等等。如果你想生一个混血儿,可以从中介提供的资料中挑选一个女孩子,购买她的卵子,通过医疗机构人工授精,再植入代孕母体,如果你愿意花钱,甚至可以与代孕的女子上床,通过自然受孕的方式进行。只不过,由于一些年纪较大的男客户精子活力下降,无法让代孕女子自然受孕,一般只好通过人工授精的方式。”

他告诉记者,如果你愿意提供代孕服务,可以找到专业中介,或者通过网站注册,中介会对你的资料进行审核,之后挂牌,明码标价,购买卵子多少钱,借用肚子多少钱,孩子养下来抱走多少钱,养到一岁多少钱,一直抚养又是多少钱。“以美国女孩为例,购买其卵子并让其代孕直至生产大概需要150万元人民币。”

在中国国内,根据陈律师的掌握,各个大城市都有这样的地下市场,当然相比而言南方一些城市市场更为发达,“只是你没有介入或者了解到这个行业而已,其实没有那么陌生与神秘。金钱交易无所不能”。

以人工授精为例,现在的黑市价格大约在12万元至20万元,在中介的帮助下,手术可以选择在香港或大陆进行,唯一的区别是香港的医疗机构根据当地的法律规定,不允许做性别筛选,受精卵不管男女,客户都必须接受。

陈律师透露,他所了解到的广州与深圳的某两家做试管婴儿的医院就可以性别筛选,一般为了保证授精的成功率,这些医院会将两个胚胎植入母体,生出来就是双胞胎。“医生会问你要男孩还是女孩,国内购买这项服务的一般多是想要个男孩传宗接代的富人。”

当然要享受到这些服务,都是要付费的,“把钱交给中介,其余的事情,中介会来解决。”陈律师说,这些医疗机构并不会去甄别男女双方的法定关系。以在香港做人工授精为例,客户不需要提供计划生育证明,只需要提供港澳通行证复印件,而如果在大陆,按照规定,需要提供身份证、结婚证、计划生育证明,并签署一系列承诺书,但医疗机构为了经济利益却无视这些规章制度。

“若是一个60多岁的老头要与一个与他没有婚姻关系的20多岁的女孩做人工授精服务,并借用这个女孩子的肚子生一个儿子,怎么办?”

“告诉你,很简单,中介专门提供这项服务,几十元就可以帮你做一套假的香港身份证明,为何要做假的香港证件呢,因为香港没有计划生育限制,而后在中介的安排下,男女双方到大陆的医疗机构,经济利益驱使下,这些医院只保留所谓的香港身份证件的复印件,并不去核实,对医院而言,程序上完成备案即可。”

“因为每家医院的医疗条件,需要打点的环节不同,收费各有不同,依照我的了解,最低也要12万元。”

具体到代孕行为,则包含几种情况:一,夫妻双方精子、卵子均正常,但妻子由于输卵管堵塞等原因无法自然怀孕,可以用夫妻二人的精子与卵子人工授精,植入代孕母亲体内,孩子从血缘上还是夫妻双方的孩子;二,丈夫精子正常,妻子卵子无法受孕,购买一个卵子培育出来放到妻子子宫里或者放进代孕母亲的肚子。

“代孕有多种形式,有一些人干脆瞒着妻子,找个女的代孕。”陈律师补充。

“提供卵子的不一定提供肚子,提供肚子的不一定提供卵子。”

谁是买家?

谈及代孕何以形成如此庞大的产业,陈律师认为原因有很多,一,环境污染等因素导致不孕不育率尤其是年轻人不孕不育率的提高;二,富人想要个儿子传宗接代,但老婆年纪大了无法生育;三是失独家庭,失独父母年岁大了,走正常途径无法怀孕,只好求助代孕。

失独家庭购买代孕服务的趋势正在上升,这是一个十分令人同情的群体。陈律师谈起2004年的一起车祸唏嘘不已,在这起事故中,四个独生子女失去了生命,其中三个都不超过25岁,给他们各自的家庭造成了致命的打击。受害家庭中有一个就是陈律师的好友,“夫妻二人整日以泪洗面,沉浸在痛苦中,生活的信心都没有了。后来他们决定再要一个孩子,但夫妻俩都已近60岁,怎么办?”

这个朋友找到了陈律师,期望后者帮助其寻找代孕,在陈律师的指导下,这个朋友后来找了一个来自安徽农村的女孩代孕。当时的代孕市场远没有今日这般发达,价钱也比较便宜,6万元就谈妥了,由于朋友的妻子已经绝经,只能同时购买女孩子的卵子、“租用”她的子宫,“老婆表示理解,只是要求孩子生下来付费后立即抱走,不得给代孕母亲养,以免生出事端。”

谈妥后,夫妻俩为代孕女孩租了一套房子,调养身子,最后生下一名男婴,双方合作愉快,夫妻俩多给了女孩子10万元,之所以多给与生男生女没有关联,因为陈律师的这个朋友只想要一个孩子,无所谓男女,这与一心追求男胎的富翁需求不同。

代孕常引发夺子大战,陈律师就曾遇到这样一起案例,一名26岁的苏州女子在南京为一个老板通过自然受孕的方式代孕,产下一名男婴抚养三个月后被老板抱走,然而回到苏州后,因为想念孩子,她萌念打官司要探视权。

根据陈律师的建议,她向男方提出了两个要求:一,允许其探望,二,再给一些经济补偿。男方为了避免麻烦满口答应,在苏州给这个代孕母亲买了一套房作为补偿,双方就此了结。“虽然男方同意她一个月探视一次,但这个代孕母亲还是很痛苦,毕竟孩子是她的亲骨肉。”

陈律师介绍,代孕母体找到后,在哪里生也是一个问题,如果在美国生,仅跨境生子这一项服务中介收费就要20多万元。根据他的经验,代孕或者跨境生子的中介很容易找到,“网络上有他们的信息,但更多更为可

ie浏览器

ie浏览器下载

ie